正妹实况主肉包包去年1月自爆遭廖姓乾爹强迫发生3次关系,事后传出有5分钟、12分钟两种版本影片外流,引发网友骚动,廖男为洗清冤屈透过另名实况主蛋饼薇涵直播,但蛋饼薇涵疑似一时情绪激动,质疑肉包包开台装可怜,但据她所知,所谓的偷拍影片根本就是肉包包自己找一名蔡姓骑士团成员散布的,蔡男得知后怒告,新北地检署今依涉犯诽谤罪起诉蛋饼薇涵。而记者脸书传讯蛋饼薇涵询问回应,她回覆没有回应。

网传乾爹赞助给肉包包的金额高达8万元,去年1月18日晚上11时许,廖男callin到蛋饼薇涵的直播发声,秀出与肉包包两人的LIN E对话,内容可见两人态度极其暧昧,诸如我知道你会很想我、我今天让你更想我了等等,乾爹还直接性暗示肉体接触最实际、我洗好了,你要来吃我吗,女方则回应我觉得…你一定会……把我弄得很惨。男方还透露两人私底下会讲电话,感觉就跟男女朋友没两样,反击肉包包对他的性侵指控。

当时1万多人在看实况时,蛋饼薇涵却爆料,据她所知,所谓的偷拍影片根本就是肉包包自己找一名蔡姓骑士团成员散布的,还在直播中点开蔡男的脸书页面,指称散布的话呢?请大家找这位蔡先生、纵使八万哥(廖男)拍影片,他错,可是散播的是他(指蔡),还呛请大家要嘴炮、要攻击、要骂人渣…散播的是这位人好不好、我想要知道为人师表,你身为一位老师,你要教导我们国家的栋梁,你今天居然去散播一个女生被偷拍的影片,那你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、不知道那老师是不是教女校,如果是将会有一波转学潮等语,正在看直播的蔡男发现照片和身份曝光,主动连线对质外,并气得提告公然侮辱、诽谤罪。



庭讯时,蛋饼薇涵供称有向廖男求证,但检方勘验两人LINE对话纪录,并无提及影片是蔡男所散布;蔡男也表示,自己与肉包包是亲戚关系,怎么可能散布她的性行为影片,检方因此认定蛋饼薇涵犯行,今将她起诉。至于肉包包与廖男的性爱影片到底是谁散布出去?最终仍不得而知。